莫奈:寻找新的光

对于莫奈来说,“印象派”一直是一个引以为傲的词儿。他选择了一种自我的风格来表现风景画,并在其中实现了某种同时代的画家所不能企及的完美。莫奈对诺曼底充满了热爱,并且将其视为自己真正的祖国。然而,1840年11月14日他出生在巴黎,在意大利Rue Lafitte接受的洗礼。1845年,当莫奈五岁的时候,他父亲在勒阿弗尔开了一家小商店。

克劳德·莫奈,《睡莲池》,1907年,油画布,100 x 73厘米。日本东京石桥艺术博物馆

在父亲的同意下,莫奈于1854年前往巴黎,本预计逗留两个月,后来又延长了在巴黎的时间。巴黎这座城市深深地吸引了莫奈,卢浮宫是取之不竭的灵感之源。现代画家的展览刺激了莫奈对于艺术未来的思考。莫奈并不想前往巴黎Quai des Orfèvres的Académie Suisse美术学院进修,这也是莫奈之后认识另一位未来的印象派大师毕加索的地方。但是,在巴黎的生活被打断了,莫奈要去服兵役,与非洲军团一起前往阿尔及利亚。直到1862年,他才从阿尔及利亚返回他心爱的诺曼底。

莫奈的亲戚奥古斯特·托尔穆什(Auguste Toulmouche)认为,在莫奈的生涯中,加入了老师查尔斯·格利(Charles Gleyre)管理的自由工作室至关重要。在格利的工作室里,莫奈认识了皮埃尔·奥古斯特·雷诺阿(Pierre Auguste Renoir),阿尔弗雷德·西斯利(Alfred Sisley)和弗雷德里克·巴齐(Frédéric Bazille)。从相遇的那一刻起,这些年轻的画家便抛弃了古典传统的重负,携手向前一起走。

年轻画家的生活很艰难。莫奈试图和雷诺阿一起为巴黎的资产阶级画肖像画,由此来维持画室的运营,包括模特和采暖用的煤。幸运的是,他们的一位客户是杂货店老板,以杂货来支付绘画的费用。一袋豆子都能够吃一个月了。

幸运的是,巴齐也是其中一位画家,他父母寄给他的钱可以为他、莫奈、雷诺阿还有西斯利租一间工作室。当莫奈和巴齐在Place Furstenburg有了一间带卧室的工作室之后(也是Delacroix曾经居住的地方),西斯利和雷诺阿也在晚上过来过夜。毕加索将塞尚带入了这个团体。在一段时间,这个工作室成为了他们的会议室。他们不再参加格利的工作室,他们也一起前往巴比松画派尤为喜爱的枫丹白露森林创作。

1865年在Chailly,在马奈的的影响下,莫奈开始绘画《草地上的午餐》。除了主题都是草坪上的野餐和真实的自然风光之外,这幅作品其实与马奈的Édouard Manet’s Le Déjeuner sur l’herbe大相径庭,莫奈仍然没有从绘充盈的绘画细节的创作中摆脱出来。但是从这里已经可以看到莫奈的未来风格了:太阳穿透过绿色的草地,色彩碎成微小的、模糊的方块;纯色的色彩赋予了女人优雅的裙子的阴影上。

克劳德·莫奈,《艺术家的韦特伊花园》,1880年,油画布,100 x 73华盛顿国家美术馆。

1886年,莫奈创作了他未来的妻子Camille Doncieux的肖像——《绿色裙子的女人》。在19世纪60年代,莫奈偶尔会回诺曼底看望父母。他和父母之间的分歧是他持续的痛苦的来源。1867年,莫奈的父亲命令他前往Sainte-Adresse,并由他姨夫负责监视他不予Camille接触。而此时的Camille正在待产,将要生下她和莫奈的第一个儿子。父亲威胁莫奈,如果他和Camille结婚的话,将断绝他所有经济来源。莫奈在绝望之下紧张焦虑,甚至视力每况日下。

他在Sainte-Adresse创作了一系列景观,使他进一步向印象派靠拢。事实上,圣地亚哥的Regattas(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),Sainte-Adresse的露台和花园里的女人(圣彼得堡国家冬宫博物馆)都是创作于1867年。莫奈创作了一片明亮的蓝色大海,波涛汹涌,诺曼底巨大的天空像镜子一样平滑,云层散落其中。纯色出现在他的画布上,彼此混合在一起。红色的花朵在绿草中闪烁,彩色的三角旗在风中飘动,阳光泛滥。

莫奈,《蒙日虹之花园一角》,约1876年。 油画布,175 x 194厘米。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。

19世纪60年代末和19世纪70年代初,莫奈的生活并不容易。 1868年,他终于与CamilleDoncieux结婚。没有父亲的支持,莫奈与家人的生活相当艰难的。在普法战争和巴黎公社期间,他呆在英格兰。在伦敦,莫奈与毕加索、杜比尼相遇。艺术商人Paul Durand-Ruel 在战争期间也路过了伦敦,杜比尼介绍莫奈与他认识。从那一刻起直到很多年后,Paul Durand-Ruel 都是莫奈绘画的经销商和忠实的支持者。在1871年末,莫奈和家人回到法国,他们搬到了塞纳河畔的Argenteuil。

Argenteuil的Regattas(巴黎奥赛博物馆),是一幅不大的帆布画,令人眼花缭乱的蓝天,红色的屋顶和白色的帆,成为了色彩的典礼。它已经存在了——开放式的在次年被命名为“印象派”的绘画。他们房屋旁的小花园是莫奈所需要的所有主题。莫奈从不同的角度来绘画这座花园,每次都能发现可爱和新鲜的东西。Camille和儿子Jean也是他永恒的主题,他们坐在树下或者是沿着乡村的小道三部。但是即使是妻子、儿子或者是朋友在画中出现,更加吸引莫奈的仍然是阴霾的空气或裙子上阳光的斑痕。丁香花成为了莫奈最喜爱的花园主题(阳光丁香)。苍白的紫粉色花朵成为了光源,在树叶上跳舞的阳光在Camille的衣服上投射下粉红的色彩,与阴影相映成趣。但是,最重要的是,在莫奈之前没有一个人试图在画作中创作出朦胧的热气。他模糊了所有的边缘,模糊了物体的形状和定义,

真正的露天绘画将在次年被指定为“印象派”。他家旁边的小花园是他需要的唯一主题。莫奈从不同的角度画这个花园,每次发现一些可爱又新的东西。卡米尔和他们的儿子让是他不断的科目,坐在树下或沿着乡村小径散步。但即使当他的妻子或他的儿子或他的一个朋友出现在画中时,画家对大气阴霾或浅色衣服上的阳光斑点更感兴趣。丁香花开花成为莫奈最喜欢的花园主题(阳光丁香)。苍白的紫色粉红色花朵成为光源。在树叶上播放的阳光在Camille的衣服上投下了粉红色的色彩,隐藏在阴影中。但最重要的是,在莫奈之前,没有一个人试图在一幅画中画出朦胧的热气。它消除了所有的边缘,削弱了它的清晰度和定义的一切,并产生了这种非常“印象”的感觉,印象派也因此得名。当时他创作的一幅风景画就是透过薄雾观望勒阿弗尔港日出的景象。(《印象·日出》,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)

莫奈,《花园里的妇女》,1861年。油画布,255 x 205厘米。 巴黎奥赛博物馆

莫奈与日本的大师分享了这一时期的大众的迷恋倾向,也成为第一个熟悉他们的绘画艺术的人物。但是,在选择展览作品时,莫奈喜欢从酒店窗口望去,看不到港口的地方,绘画的必要元素是早晨薄雾的面纱。这个景观被称为《印象·日出》,决定参展人的命运。他们成为了“印象派”,莫奈则毫无疑问地成为了这一团体的领军人。

莫奈的另一幅画是1874年展览的《启示录》。1873年,莫奈创作完成了第一幅城市景观画《嘉布遣大道》,这是一幅具有语言性的作品:一年之后,展览开幕了。两个带着高帽的巴黎人从纳达尔工作室二楼的窗户向外望去,眼前的景色没有天空,只有高耸的建筑和酒店。它们的阴影将空间分成了白天和黑夜,照亮的一面充满了阳光,树木光秃秃的枝干几乎在其中融化。

未完待续……

购买链接:亚马逊中国亚马逊(Kindle)当当京东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